飞踹同组女演员,11岁儿子捧胸入睡,狄莺和孙鹏这对奇葩明星夫妻又怎么了

来源: 美团电影人气: 10002024-02-20

前几天,狄莺跟孙鹏突然现身台北地方法院,引得一票记者们围观采访。

图片

常看台湾省综艺节目的朋友可能会对他俩比较熟悉,一个是歌仔戏演员出身,后踏足电视圈,也在综艺节目走跳,算是“大姐大”级别的人物,同场来宾们常听到她的名字就“闻风丧胆”;一个是当年国光艺校“赫赫有名”的“恶霸”之一,拍起戏来却在琼瑶剧里以温柔小生的形象示人,后开始跨界主持,以插科打诨见长。

两人当初因戏结缘,经历了结婚、离婚又复婚。

图片

伴随着《康熙来了》的停播,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好像都跟台湾省的艺人们失了联,但即便如此,他俩儿子在美国搞出来的大新闻相信还是有很多人都有所耳闻。

2018年3月,孙鹏和狄莺的独子,才刚去美国读书半年的孙安佐,因为扬言说要扫射学校,后又在其住家被搜出大量子弹,继而遭到逮捕。

图片

消息传回,变成了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新闻。当时,孙鹏和狄莺夫妇飞赴美国,“千里救子”,在当地停留了约莫10个月的时间,花费金钱数额巨大。好不容易把儿子带回来后,却面临到本地的刑事指控,官司又拖了整整四年。

也难怪,此番记者见到他们时提问:是因为儿子的事情不想来法院噢?

可能是担心记者的旧事重提会惹得狄莺生气失态,孙鹏立马抢过话头,“我想没人会喜欢来法院吧……”

图片

但其实,他们此次前来,还是跟儿子当初的案子有关。

原来当年孙安佐出事后,夫妻俩急匆匆地赶赴美国,曾在机场时接到一通自称是宋学仁(张清芳前夫)的来电,说愿意为他们提供帮助,后来电话又转接给了所谓的“助理”,这位“助理”在美期间为他们介绍了一位人在台北的律师,收取了远超标准的30万台币的高额费用,可经检方查明,连诉状都是这位“助理”自己写的。

图片

问题是孙鹏跟狄莺夫妇自始至终都没觉得上当受骗,包括来法院出庭作证,他们也是这么说的:

他们觉得对方真的有帮到忙,就算律师费付了16万(律师的实际报价是6万),翻译费付了13万(最后还没拿到翻译文件),他们仍觉得在人生地不熟的美国,对方的出现如降甘霖,对那三不五时嘘寒问暖的关怀电话,更是铭感五内。

看起来,骗子想要的是“放长线钓大鱼”。他曾跟夫妻俩说,只要200万+英镑就可以帮他们把犯了事有案底还被美国驱除出境的儿子送去剑桥大学读书,还说能够帮忙移民英国。孙鹏和狄莺可能还真动过这个心思,结果就在那时,这位骗子因为别的案子被抓了,没能得手,他俩的钱包也算是逃过了一劫……

▲ 顺便一提,这位骗子在台湾省的诈骗界也算是个人物了,他的外号是“骗扁小子”。早在2008年,年仅16岁的他就靠着自称是占卜经验十余年的大师骗到了“阿扁”去找他看塔罗牌指点迷津,后续经媒体一报道,更是直接名声大噪。回看他的诈骗历程,从14岁骗到了现在31岁,中间各种骗术频出,绝对是经验老道……

扯远了,说回狄莺和孙鹏,距离儿子出事,其实已经过去快六年了,也算得上是时过境迁了吧,但对于这个小家来说,这件事的发生更像是未曾预料过的“惊天大劫”,产生的余波地动山摇。夫妻俩肉眼可见的都老了,老得明显。

而从旁观者的角度看,结合他俩过去在节目上的种种言行, 又觉得这惊天骇地的新闻会发生,一点都不足为奇。

今天就让我们开聊这对夫妻的过去、现在,浅析家庭教育这桩大难题。

相似又不同的夫妻

狄莺,本名林佳璇(原名林妙嬉),1962年4月21日出生在一个歌仔戏世家,父亲是歌仔戏导演,母亲跟姐姐都是歌仔戏演员。

▲ 歌仔戏,是20世纪初发源于宜兰的以闽南语演唱文言文和白话文为主的戏剧。2022年,陈亚兰(如图)就是因为在歌仔戏《嘉庆君游台湾》中的精彩表演以女扮男装的造型破天荒地拿到了金钟奖的最佳男主角奖。

狄莺没读过什么书,从小跟着家人在剧团长大,她上面有两个姐姐,下面有两个弟弟,某种程度上,她算是“夹心饼干”,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让她从小就充满了争强好胜的劲头,想着要为家庭谋出路、扛生计,14岁那年,她跑到台北西门町的西餐厅开始了打工生涯。

打工之余,家人要是参加什么剧团演出,她得闲都会陪同前往,只是跟接受专业训练的姐姐相比,狄莺只能算是个半吊子,学艺不精。怎料,人生的际遇永远那么奇妙。

1982年,歌仔戏名伶叶青离开台视去到了当时同为“老三台”的华视,和著名编剧狄珊组合,招募歌仔戏演员。她向狄莺的姐姐抛去了橄榄枝,可姐姐觉得电视台赚钱太少,比不上出去跑私活,于是就举荐了妹妹。

那年才20岁的狄莺(当时还叫林佳璇),牢牢地把握住了这个机会,虽然业务水平不及专业人士,但她长得美啊。编剧狄珊很欣赏她,为她取了跟自己同姓的名字,狄莺。

▲ 而在她走红后,本名林幸子的二姐也改姓了狄,取作狄玫(图右)。

那个年代的狄莺有多红呢?用台媒的描述就是,“歌仔戏界的林依晨”:

在那个只有老三台(台视、华视、中视)的年代,狄莺作为叶青歌仔戏团的当红小旦,借着东风,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霸屏。

▲ 这张图里左边的这位就是叶青,剑眉星目,比男生更英气逼人。

年轻时的狄莺,浓眉大眼,相当符合传统审美;脸型流畅,能契合各种古装造型;再加上她在戏里常被塑造成温婉动人、知性淑女的正面形象,更是俘获了大批观众的心。

狄莺在华视演了歌仔戏整整十年,后半程,因为她走红,也因为歌仔戏的式微,她开始慢慢尝试出演八点档的电视剧。

回看这篇1986年的采访报道,文章夸赞狄莺实在是太红了,成为了同时拍摄歌仔戏和八点档电视剧的演员,“史无前例的第一人”:

不过她出演过的那些剧集,对大陆观众来说还是颇为陌生的。唯一熟悉的可能就是1993年金超群版的《包青天》:

▲ 她在不同单元都有参演。

其实这部剧里也有孙鹏:

但他俩真正好上是因为1996年合作《我的阿爸我的子》,戏里饰演一对,戏外“假戏真做”。

孙鹏比狄莺小3岁,1965年12月19日出生,从小在台北克难街的南机场眷村长大,那里也就是后来的万华区,电影《艋舺》的故事发生地,真正的鱼龙混杂之所。

图片

图片

▲ 年轻时的孙鹏也算是眉清目秀。

跟狄莺早早就进了社会摸爬滚打不同,孙鹏好歹是读了书的,虽然读的国光艺校就是所“高职”,虽然他在学校时压根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而是成为了“混世魔王”。

▲ 他的“魔王”行径包括但不限于:上课时坐在教室后排吃着火锅边喝酒边打牌,当众扒掉庹宗康的裤子,拿水管抽庹宗康让他学“狮子吼”,这段我们之前聊庹宗康的时候详细写过,点这里。

当年就是因为他跟庹宗康、屈中恒、邵昕等人在《康熙来了》大聊国光艺校的往事,内容太精彩,收视率飙高,后续才开了《国光帮帮忙》这个节目,一主持就是十五年。

▲ 从左到右:孙鹏、庹宗康、屈中恒。

扯远了……其实孙鹏从国光毕业后一开始走的是电影路线,他拍过《小毕的故事》:

▲ 这部电影的主演是如今还在狱里的钮承泽(居中),孙鹏(后面那位)则是他同学。

他在杨德昌的《青梅竹马》里是追求着蔡琴饰演的阿贞的男青年:

▲ 看他骑摩托车载着蔡琴的这段,有股从骨子里油然而生的放荡不羁的痞帅,旁边一身机车服追上来的是那会还没发腮的庹宗康。

孙鹏早年的电影路因为始终没有主角命草草收尾,眼看着那些同样从国光艺校出来的同学、同僚们,很多都当上了主演,有了自己的代表作,孙鹏却还是在一些小角色上反复横跳,包括后来参与琼瑶剧的拍摄,亦是如此。

▲ 这张图是1992年中视的《一代皇后大玉儿》的剧照。最右边的就是孙鹏,他在剧里饰演少年多尔衮和成年福临两个角色(因为这部戏设定福临是多尔衮的亲儿子),而成年多尔衮的扮演者则是尔冬升。

所以说,在1996年,孙鹏跟狄莺因为拍戏擦出爱情火花时,两人的知名度和经济实力其实都差了一大截。

那会的他俩,之所以会选择跟对方首次踏入婚姻,从表面看,或许跟当时已经30+的岁数有关。但深层次的原因是,他们本质上是同一种人,注定了会相互吸引,孙鹏看起来文质彬彬,却透着股痞帅的气质,像是自由不羁的鸟;狄莺呢,有着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实则个性火辣蛮横。

▲ 狄莺对当初孙鹏看上的是她而不是她朋友这件事,沾沾自喜。

虽然那阵子外界也隐约传过两人的绯闻,但他俩其实算是名副其实的隐婚。1998年,狄莺跟孙鹏低调宴请了六桌亲友,就算完了婚。2000年1月1日,狄莺悄悄生下了宝贝儿子,孙安佐(最开始的名字叫孙华)。

图片

正如前面所说,孙鹏跟狄莺这种针锋相对的个性,注定了这段婚姻充满坎坷,夫妻双方会面临漫长的磨合期。果不其然,儿子出生后半年,狄莺在她的新戏《淑女的愿望》的记者发布会现场直接宣布了自己“已婚、生了娃、准备要离婚”的消息。

图片

图片

从这件事就能看出狄莺做人做事有多冲动,不计后果。新剧发布会被她的私生活彻底搅浑,失了焦。在那个还不流行靠自爆隐私炒作吸引眼球的年代,狄莺简直就是先行者。当然,她的本意可能真的不是为了炒作,她就是要做自己。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离婚、什么时候宣布,都由她说了算。

事实上,就在她当众官宣离婚后,她跟孙鹏又在亲友们的劝说下重归于好了两年。直到2003年,他们才最终下定决心去办妥了离婚手续。

两人后来在节目上聊起最初离婚的原因——个性不合,南辕北辙,三天两头吵架,吵到不可开交,吵得身心俱疲,加上年轻气盛,谁也不肯先低头退让,于是渐行渐远。

离婚后,孙鹏立马交了新女友,还在节目上跟小潘潘暗送秋波,惹得狄莺狂吃飞醋。

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报复,反正有很长一段时间,狄莺都不让孙鹏看儿子,搞得他时常因为想儿子想到痛哭流涕。

▲ 狄莺后来开玩笑说,此举是她故意为之,为的是让孙鹏回心转意。

总之,儿子的存在,考虑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促成了他俩最后复婚的决定。

▲ 孙鹏不想儿子成长在单亲家庭,走上自己的老路。

但说实话,他俩真的能走到复合、复婚这一步,还是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的,毕竟在诱惑多多的娱乐圈,从来不缺新的选择。

2005年,狄莺开始频繁出现在《国光帮帮忙》的录制现场,虽然还是称呼孙鹏为前夫,但种种护夫言行已经能看出截然不同的态度。

后来,这段破镜重圆的恋情愈发明朗化。2006年底,两人一起走金钟奖红毯时,孙鹏下跪向狄莺求婚:

那阵子正好赶上庹宗康和屈中恒因为大麻案被关进去勒戒,狄莺成了节目的代班主持,当时还曾一度暂改节目名为《国光帮帮忙之大嫂来了》。

▲ 狄莺觉得正是因为自己严格约束孙鹏,一身正气,他才没跟他们“同流合污”。

2007年6月29日,孙鹏跟狄莺带着儿子在关岛举行了盛大婚礼。

▲ 地点选在了关岛Leo Palace高尔夫球场的Del'Anello教堂,前去参加的人数不算多,但都是至亲。

十天后,他们回到台北,在君悦大饭店再办婚宴,广邀圈中好友,筵开45席,由老大哥王伟忠负责证婚。

图片

王伟忠曾在电台节目里说过,他觉得孙鹏之所以会选择跟狄莺复婚是因为他放不下这个家,于他而言,家的完整大过于一切。而狄莺其实也说过类似的话,她说自己条件那么好,追求者众多,却选择两次嫁给同一个人,正是因为“拿得起,放不下”。

复婚后的狄莺,虽然难改骨子里的强势,但在上节目或者接受采访时,更常以一副“以老公为尊,以儿子为天”的贤妻良母形象示人。

相较其他“星妈”迫不及待地推孩子上节目露脸,狄莺带孙安佐现身公开场合的次数倒是真不算多,她对他极尽保护,尽量不让他抛头露面,可能也是怕会重蹈白冰冰、张艾嘉遭遇子女被绑架的覆辙吧。

▲ 母子俩难得在节目上同框,能看出感情很好,很黏彼此。

▲ 孙安佐还曾表演过一段小S的招牌动作——“我是徐老师”。

但伴随着儿子长大,狄莺的一些言论却慢慢变了调,显示出了非常炸裂的一面。比如她的好姐妹王彩桦曾在节目里透露,孙安佐十来岁了还要抱着妈妈睡觉,甚至是捧着妈妈的胸……

狄莺自己完全没觉得有任何不妥,甚至自爆儿子会吃爸爸的醋,生气为什么妈妈要跟爸爸睡觉而不是陪自己。对此,她常常只能妥协,以儿子为先:

▲ 她搂着儿子睡觉的照片也就这么被放在网上。

狄莺有多黏儿子呢?2013年,孙安佐暑假出去游学24天,狄莺在脸书发文,看起来都快思念成疾,要得抑郁了……

可说回来,狄莺又不认为她对儿子是一味的溺爱,相反的,她过去在节目上聊的那些教育方式透着股“专制型家长”严肃的恐怖感。

▲ 用蔡康永的话说,一整段都像是在给恐怖片配的旁白。

像是好姐妹王彩桦爆料,狄莺对儿子非常严格,从日常起居到学习成绩,事无巨细地在操心:

她会严格管控儿子的饮食,不是不让他吃什么,而是让他多吃,必须要吃掉这个、吃光那个:

对小朋友来说,他成长的路上似乎丧失了“可以不快乐”的权利,因为妈妈需要他快乐。

图片

同场的“罗妹妹”罗霈颖一针见血地说,“以后你儿子交的女朋友真的要辛苦到死”,狄莺自是不同意的,各种反驳。

图片

图片

▲ 关于罗姐的故事我们也写过,点这里。

狄莺一直强调,她的严格管理并不代表她指望儿子将来能多有出息,只希望他不是败类。

而蔡康永也一语成谶,预言她儿子在所谓叛逆期到来时的行为绝对完全不能被预期:

但谁也没想到,这个“不能预期”的祸实在太惊人了。

富养的儿子闹出大新闻

在孙安佐没出事之前,狄莺在外面给儿子塑造的形象是标准的乖小孩,听话懂事、成绩优异,她跟孙鹏也是竭尽全力地培养,一路念的都是私立名校,初中是薇阁双语高级中学,高中是康桥国际学校,完全不计较学费有多昂贵。

▲ 她常在社交平台晒母子的亲密合照。

2015年7月,在儿子被康桥国际学校录取后,狄莺兴奋地在脸书发文,“终于可以放下心头的重担”:

接着2017年,读完高二的孙安佐选择前往美国求学,对外是说为了提前适应美国生活,方便申请大学,但坊间流言四起,认为他其实是在学校犯了错,“被迫离开”。

▲ 这种说法在真正出事后得到了证实。

按孙鹏事后对外的讲法,因为儿子对刑侦、军事充满兴趣,甚至憧憬着将来成为FBI,他们早早开始规划办理投资移民,为的就是帮儿子实现愿望。不过这一切的筹谋,包括狄莺为儿子营造的完美形象,在他登上各大媒体头版头条后,彻底被打了个稀碎。

回看当初整件事发展的经过。

2018年3月底,美国媒体报道称,有位学生因为说要扫射学校遭到了逮捕,顺便附上了他的大头照片和姓甚名谁。台湾媒体一看,统统吓到,这不就是孙鹏跟狄莺的独生子孙安佐么……

▲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标题相当耸人听闻:他来美国读高中,然后搞了个武器库来攻击美国……

原来,孙安佐在3月26日告诉同学,5月1日不要来上学,因为他要扫射学校。虽然他很快就接了句,“我开玩笑的”,他的同学还是悄悄将此事上报给了老师。

彼时距离佛罗里达州发生的那起造成17人死亡、多人受伤的高中校园枪击案才过去一个多月,全美各大学校仍陷在惴惴不安的恐惧阴影里。校方一听闻此消息,重视程度立马加倍。

隔天,如常上学的孙安佐受到了校长和一帮警察的“接待”,在承认自己“口嗨”说过类似的话后,他被直接以“恐吓威胁罪”逮捕了。

如果只是“单纯口嗨”,可能无法引发后续的巨大波澜,主要是警方在他的Ipad搜索记录里找到了对购买AK47和AK15步枪的探究,又在他的住家搜查到了军用型防弹背心、带瞄准镜和灯光的高能十字弓、29发9毫米的子弹、射击时的护耳器等一系列专业设备,继而认定他有恐怖攻击的计划。

得到此消息的孙鹏和狄莺,拒绝了所有媒体的叨扰,立马订机票飞赴美国。

▲ 还特意为了避开媒体走了VIP通道,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机场的VIP室,开头讲到的骗子“神通广大”地联系到了他们。

▲ 两人隔天抵达纽约机场,遭到了当地大批媒体的围堵。

一开始传回来的说辞是,狄莺认为儿子只是在打嘴炮,在开玩笑,那些所谓的装备不过只是他万圣节买来的道具,不能当真。

但警方随后公布的内容,真的是吓傻大众。

原来孙安佐藏的压根不只是29发子弹,而是超过1600发,外加尚未组装成步枪的零件,一支9毫米的手枪:

图片

图片

图片

▲ 起获的弹药中包括225发12号霰弹枪的弹药,663发9毫米手枪弹药,295发AR-15的弹药,还有425发AK-47的弹药。

这些之所以一开始没被发现,是因为在警方搜查之前,他的住家妈妈接到学校电话通知他被捕后,竟然擅自帮他藏起来了一部分。

用参与调查的警长的话说,收集这么多弹药,要么他心理有问题,要么他真的在谋划着什么……

就在孙鹏狄莺飞赴美国的同时,传出了两人想要卖房“救子”的消息,他们挂牌了位于台北的两套房子,总价高达1.3亿台币。

▲ 其中图里这套开价8600万台币的位于北投的透天厝(即自地自建的别墅),是他们自住的家,是2005年左右两人复合后狄莺出钱买的,孙鹏亦有投资。

后续是房子并没有出手,但他们依然请到了时薪3万台币的前检察官凯和五星级律师柯狄克,可见狄莺和孙鹏的家底比想象中的还要血厚。

▲ 有媒体估算,这趟美国行总共花掉了3000万台币(约合人民币700万),比他们预期的金额要少。

就在孙鹏跟狄莺为了儿子焦头烂额,已经做好了倾家荡产的准备之时,追踪该新闻的媒体蹲守到了入狱后的孙安佐的第一面。你猜他对着镜头说了什么?他说,我只想看动漫。

另一边,他爸妈在法庭外被记者围堵,孙鹏一夜白了头,剪了短发的狄莺垂头丧气,一言不发。

图片

▲ 孙鹏后来透露,在美国的这些日子,狄莺因为压力胖了15kg,他却因为压力瘦了15kg。他们每周都会去看儿子,因为即使交钱保释,孙安佐也无法被释放,而是要继续移送移民局警署关押,所以这漫长的几个月时间,对大家都是煎熬。

至于官司的进程,孙安佐先是在宾州认了政府起诉的“恐吓威胁罪”,案子继而转交给了联邦,又被起诉“非美国公民持武”重罪,这个最重可能会被判到10年,不过最后检方对他只求刑15-21个月。

图片

经过辩护律师的各种斡旋,包括出具了台湾这边学校开出的入学证明,想要强调他回来后立马可以重新上学,“未来还有大好前程”,法官最终宣判已经拘留8个月的孙安佐刑满释放,最快六周就能递解出境,其后终身不得入境美国。

图片

听闻此消息,孙鹏狄莺如释重负:

▲ 跟踪报道此事的记者表示,狄莺当庭抱着她哭了。

▲ 她事后采访时说,他们在那里最大的信念就是无论多久,对孩子绝对不离不弃。

不过他们肯定没想到,回台湾后竟然还得继续面对法律流程,台北的检察官以“未遂制造枪械”起诉了孙安佐。

狄莺觉得被针对了,气到开直播喊话,“想要伤害我儿子的人,对不起,我用命,跟你拼了”:

一直到2022年8月,士林地方法院认为,孙安佐触犯的《枪炮弹药刀械管制条例》里的“制造改造手枪未遂罪”,在犯罪地即美国的法律并不处罚,那依刑法规定,本地法院也无审判权。这个案子才算是全部圆满结束。

孙鹏跟狄莺第一时间赶去龙山寺还原,还在一帮记者面前上演了热吻戏码:

图片

图片

结果转头采访时,又暴露了他们真的不觉得自己孩子有问题。

图片

▲ 骂媒体节目劣质、骂主持人、骂来宾,觉得他们都在凌迟自己的儿子。

▲ 狄莺再三强调,儿子单纯善良,又富有正义感。

▲ 面对孙鹏说“希望他不要走歪路”时,狄莺立马回呛,“儿子从来没有走过歪路,未来也不会走”。

另一头的孙安佐其实也一样,拿到审讯结果后直接回呛台北的检察官英文太差,不了解美国法律,浪费大众时间和公共资源……

鉴于台湾省对于艺人们的宽容态度,孙安佐反倒因为此事一夜成名,开设了自己的油管频道,当起了网红,还是独一份的“监狱测评网红”,大聊在美国监狱的那些日子,引得点击率狂涨。

父母也开始带着他上节目,一副要把他送进演艺圈的样子:

图片

▲ 2019年7月,狄莺带儿子参加公益活动,结束后,不想被媒体采访的孙安佐直接开启了狂奔模式,引得一帮记者在后面追着跑。狄莺笑说,“我儿子真的太可爱了,因为他爸爸让他谨言慎行,他就索性闭嘴,直接跑走了。”还强调,“我儿子绝对不是妈宝,是我,我是儿宝!”

图片

▲ 2020年10月,孙鹏带着孙安佐参加《超级夜总会》,节目组安排了个给老爸洗脚的环节,孙安佐差点没把他爸的脚搓秃噜皮,而孙鹏还在眼含热泪、一本正经地感性发言,“从看到安佐的第一眼到现在,我从来没有停止过爱他,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是我的最爱,我爱我的儿子。”

而正因为孙安佐的这桩案子,家里的每个人都在或主动或被动地面临着改变。

孙鹏说他的生活变得简单干净了好多,朋友少了十分之九,做了好多“减法”:

▲ 缺席主持的《国光帮帮忙》一年之久,孙鹏在回来面对媒体采访时忍不住拭泪。但就在回归后7个月,他跟屈中恒双双请辞,说是因为更热爱戏剧事业,其实是节目组以改版为由劝退,希望能省下主持经费。

狄莺呢,更是变了,因为这件事,她不再爱和圈里人来往,变得自我封闭,减少交际。有一阵子,真的会觉得狄莺被刺激到失心疯了:

图片

▲ 这是她自己发在脸书的图,奇怪的拍照姿势,配上古早审美的鸡汤文字……

过去的她多能言善道啊,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却不敢面对媒体,只因她努力经营的一切——家庭的圆满、孩子的成才,似乎统统都被现实打碎了。

图片

直到孙安佐变成了网红,有人追捧有点击量,媒体评价看起来也时移势易,她在意的那些都回来了,她的状态也就回来了。

她又变回了那个无比爱儿子,甚至觉得全世界都要嫁给她儿子,对儿媳妇挑挑拣拣的狄莺:

至此,算是聊完了这个故事,很想探究孙安佐当初闹出如此巨大风波背后深层的家庭因素。

我们不是当事人,当然无法揣测他的初衷和心理到底是什么?是只是一句玩笑话,还是因为个人热爱在搞收藏,还是他其实真的在谋划着准备干一票大的?如果是后者,还真蛮难以想象的,毕竟在外人眼里,他有着远超同龄人的家世背景,金银不缺。

基本上,在教育上,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父母的言行会深切地影响子女,因为陪伴孩子长大的监护人就是孩子最开始的存在环境,监护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会给孩子打下最基本的人生底色。

所谓言传身教,正是这个意思,孩子很容易成为父母的翻版。

狄莺曾说过,只要有人针对她的家人,不管到底是谁的错,都是对方的错,她会直接开打。

图片

图片

这可能也跟她成长的原生家庭有关。

她们家的生活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信奉社会丛林法则,信仰暴力,家庭成员之间要么冷漠疏离要么形成共生关系,互相没有边界。

狄莺早年红过也赚得盆满钵满,但她的内心世界其实一直没怎么变,活得像个刺猬,总是试图用武力和钱来解决问题。表面上,她是极其顾家,内里,其实是强力控制。

对家人这样,对朋友这样,包括后来她在片场脚踢蓝洁瑛,还自鸣得意地拿到节目上说,理由也是“为整个剧组打抱不平,谁叫她迟到”。

▲ 狄莺在2005年的综艺节目《快乐星期天》自爆了这段往事,称呼蓝洁瑛是“蓝大牌”,说自己飞踢了她,踢到她蹲在地上,站不起来。

▲ 两人当初合作的是这部1991年的《半生缘一世情》,同为主演的姚炜(赵世曾的前妻,我们写过点这里)。因为此事,蓝洁瑛再也没来台湾拍过戏。

狄莺明明知道她脚踢蓝洁瑛是错误示范,但她在节目上强调的是——“别让我儿子看到”:

图片

而另一头,孙鹏在国光艺校的荒唐往事更是夸张,欺负恶整同学、灌老师酒偷看内裤,把火锅丢进人家泡汤的温泉里,这些行径放现在都可以进局子了吧。这些怎么可能不潜移默化地影响到孩子呢?

其次,家庭教育的失败和家庭结构的失衡。

外界常把他们教育的失败归因为“溺爱”,但本质上却是这个家庭结构的失衡——缺失的父亲,焦虑的母亲,失控的孩子,这套公式其实在很多家庭身上都完全符合。

从孙鹏、狄莺在电视节目上透露的那些言行看,特别是狄莺,她应该是“虎妈”和“直升机父母”的结合。

图片

“直升机父母”一词,最早出现在海姆·吉纳特1969年的畅销书《父母和青少年》里,其中一名青少年抱怨:“Mother hovers over me like a helicopter(妈妈像直升机一样在我身边盘旋)。”这类的父母虽然过度“出席”、参与儿女的生活,但在心理上却是缺席的。

图片

就像狄莺跟孙鹏都一直在强调,儿子很单纯,是因为这件事成熟成长了,但或许事实并非如此。

图片

很多父母都以为自己很了解小孩,小孩在他们眼里很乖很善良,但事实上是,在这种强权教育下长大的小孩,压根不可能也不会跟父母说什么真心话,父母自以为的了解都是一厢情愿罢了。

同样的境遇也发生在他们的夫妻关系里,外人眼里,孙鹏很怕狄莺,对她是又怕又爱,唯命是从,但真的如此么?

2017年,他被爆出来跟其他女性一同打球,走得很近,疑似出轨,而狄莺看起来对此事一无所知,后续也是保持沉默。

图片

图片

图片

只是默默用行动加入了老公的兴趣爱好活动。

图片

直到2020年的一场直播,伴着几杯黄汤下肚,狄莺突然喊话,“姓林的,陪我老公打球的那个女人,你没有机会,谁也别想抢走我老公”,可见她忍了多久啊:

图片

图片

三,“都是别人的错”,不反思的人生最可怕。

不管是孙安佐本人,还是孙鹏、狄莺,始终认为当初的事件只是一个小孩口无遮拦的玩笑话被无限放大了,是因为太单纯了才闯下弥天大祸。他们反思的不是自己的错,而是责怪令他陷入这个困局的别人。他们埋怨告状的朋友,责怪控诉的检方,然后怪大众没同理心。

图片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狄莺姐姐身上。当时狄莺人在美国,姐姐狄玫帮忙应对媒体,她强调外甥只是在开玩笑,还公开向另一位在社交平台切割说“自己不会变成孙安佐第二”的女明星崔佩仪的儿子放狠话,“我会眼睁睁看着你跟你儿子的下场”:

图片

▲ emm……人家目前的“下场”是考进了伯克利音乐学院,在美国读书。

可见,他们一家的个性还真是如出一辙……

或许对孙鹏跟狄莺夫妇来说,经历那件事最大的改变是他们的感情变好了,发现了彼此才是生命唯一的依靠,此后去哪里都手牵手,形影不离。

图片

图片

图片

而站在儿子的角度,爸妈的爱,不管到底是不是窒息,至少真的用尽了全力。

图片

▲ 孙鹏对于儿子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宽容,给他足够的自由,支持他做自己想做的事。

怎么说呢?这大概也是我们关注明星生活的意义所在,我们在他们的身上最大限度地看到人生的无常与局限。再红的人,再多的钱,都不代表你赢得完美的人生。如何在自己和旁人波澜起伏的生活里领悟出一些经验和领悟,真的考量一个人的智慧。

正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自己不悟、不改,那谁也帮不了谁。正如狄莺曾在节目上说过的一句真言——各人造业各人担。

图片


资讯评论

首页
资讯
电影解说
快看
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