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装第一美人”到“亚洲影后”

来源: 美团电影人气: 882024-04-03

在电影《草木人间》的路演现场,主演之一的陈建斌频频被观众“贴脸开大”——那些剧集《甄嬛传》中,被网友二创调侃的内容,直接当着他的面展现。正因为此,一旁的演员——电影另一位主演,其妻子蒋勤勤被网友戏称,是真正的“纯元皇后”。



玩笑归玩笑,好演员必然能和好角色相互成就,而蒋勤勤此次更是因为《草木人间》中的“吴苔花”一角,荣获第17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女主角。


她说,从电影学院毕业26年了,我一直很渴望在电影上能交给母校一份合格的作业。这条路上有遗憾、有磨难、有不甘,还有更多的不舍。好在我对自己还有期待,对电影还有无限的热爱,虽然它姗姗而来,但那是属于我的时间。



电影里吴苔花,正如那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一般,渴望变成骄傲;戏外的蒋勤勤,是曾经《风云》里的第二梦,也是《四大名捕》里的黑蝴蝶,只是如今的她,早已是牡丹本身,做自己的大女主。




苔花也好,牡丹也罢,对于蒋勤勤而言,或许一切都没被限定,“我不会去想局限和底线,因为没有底线和没有局限,我觉得才是无限的。”



《草木人间》


蒋勤勤第一次看《草木人间》是在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我看完吓了一跳。”


在她的概念里,该片会和导演前作《春江水暖》一般,有大量长镜头,“我们当时拍摄就是按照那个感觉拍的,没想到导演会把它剪得那么有节奏。”导演顾晓刚在不同类型上的转变,让每个演员都又惊又喜。



在此之前,只有陈建斌作为艺术总监,提前看过成片。看完影片回到家,蒋勤勤也不敢多问,非常紧张作品的呈现,“陈老师只是说挺让他惊讶的,而且每个演员都恰如其分,都不掉链子。”


但这些在成片之前,对于演员而言,都是未知的。



导演顾晓刚给了演员很大的空间,整部电影的拍摄几乎以顺拍形式完成,“人物的脉络、经历都非常连贯。前面就好像是在蓄水,导演一直在帮我们累积,直到某一刻的时候,他提起那个闸门,我就跟随这个人物的情感发泄出去,自己也全情地表达投入,心无旁骛。”



顾晓刚甚至不允许演员们拿剧本,他会告诉演员,看完之后要忘掉,到了现场之后,去接受当下环境给予你的所有东西,“剧本始终在演员心里是存在的,这样就能在这个基础上,发生很多枝叶,就有可能出现很多的意外惊喜,甚至是不一样的表达。”



吴苔花和何目莲(吴磊 饰)在大桥的那场争吵戏,导演就在现场垒了一个石台,放了一艘破旧的船,并告诉蒋勤勤,“我希望你能够站上去。”


很快,她就根据场景梳理剧情脉络,“我们拍这场戏,很多台词都是现场创作出来的。”当时导演还在监听器听到,吴磊和蒋勤勤说,“相信我们彼此,我们可以完成,你对我怎么样都可以。”



现场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这场戏极具戏剧张力,但反而对于蒋勤勤要求更高,要在爆发的情绪当中,自然流畅地表现出这种情绪,“这个是没有边界的,如果我的表演失控了,就会陷入夸张。”


虽然整场戏的呈现经过了剪辑,但是以一镜到底完成拍摄,顾晓刚感叹,“作为导演,真的很幸福。我们四个人在那一刻把彼此都交出去了,四个人就处在同一个心流上面,处于同一个维度空间之中。”



就连一旁饰演老钱的陈建斌,都评价,“我真羡慕你们俩人,能在职业生涯里,碰到如此有嚼头的这种角色,如此有张力的这种戏剧场面,如此好的一个规定情景。”


演员用这样的方式完成对角色的表达,虽然会自我内耗,蒋勤勤却依旧“痛并快乐着”。



“无数的困难放在你面前,当你跨过去时,进入到那个状态,那个角色就已经种在你心中,后来你就会进到一个演什么都对的阶段,导演也会觉得好像就是这样的表达。”在蒋勤勤看来,演绎吴苔花的过程,是她在慢慢成为吴苔花。


“吴苔花”


吴苔花身上有蒋勤勤的影子。


“她是从我的精神层面当中塑造出来的,她必定有我的影子。”在某种状态上,蒋勤勤非常共情吴苔花,这个角色对于自己的困惑,以及对生活的困惑,都是蒋勤勤曾经,乃至当下都困惑过。


但在这之前,蒋勤勤花了很多气力,才走进吴苔花。



电影开场的茶山戏份,虽然镜头和故事呈现的并不多,但大家拍了一个多月,“这是整个戏里,我最担心的部分,我怎么样能够真正融合到真实的茶女生活中。”跟着蒋勤勤一起拍摄的,并不是演员,而是生活中真正的茶女。


这成为了陈建斌看完片回家,蒋勤勤最关心的问题,“我在她们之间会不会不自然,甚至突兀?”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之后,她才稍稍放心。



《草木人间》以“目连救母”为创作灵感,导演用了足够多的镜头笔触展现母亲的变化。吴苔花是卑微的,一个底层女性,丈夫离家失踪,儿子不接受自己重新开启的恋情,男友老钱的家人同样不承认自己,“她一直寻找的是尊重、认可。”


电影里,吴苔花两次看见了茶虫,这也成为了她很重要转变的意象。



第一次拍摄茶虫戏,是成片里的第二场戏。


当时顾晓刚拍完一条没有茶虫的镜头之后,突然拿出茶虫,想再拍一遍。蒋勤勤一开始对毛毛虫还有所害怕,但导演不管不顾,“我就想拍一个这样的镜头,至于怎么演,你就想吧。”



“可能是导演的一种意象的表达吧。”在蒋勤勤看来,茶虫是这个角色曾经最熟悉的生物,或许有机会能破茧成蝶,彼时的她以为即将走上成功,成为蝴蝶集团中的一员。


在路演过程中,有个影迷给出了自己的解释,茶虫是不可能变成蝴蝶的,就像吴苔花的命运一样。


“我觉得这个解释非常好。”在整个拍摄过程中,顾晓刚从来都没有给过演员们解释,“导演告诉我们,每个人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期待。”



正如电影最后突然出现的老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只是蒋勤勤看来,那就是吴苔花,“她期待变成强大的吴苔花,当时身边又是儿子,她本能就有对孩子的关照和保护。只是最后一切都如泡影一般,是虚幻的,也是她和自己的一个决裂。”



诚然,吴苔花一直在追寻和实现自身价值,渴望改变命运,成为强大的母亲,成为儿子的骄傲,“这些都是我可以共情的,我也特别希望成为儿子的骄傲,他们提到妈妈时会特别自豪。”


“蒋勤勤”


蒋勤勤的大儿子老虎,随着长大,日渐懂事,时常会和她说,妈妈,你应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这一次,凭借吴苔花一角,蒋勤勤带回了一座最佳女主角的奖杯。恰好那天,老虎也因为参加国际物理比赛,拿回了全球二等奖的证书。小儿子锵锵就拿出了一张纸,在上面画了奖杯,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一边的陈建斌则打趣,自己也没得奖。锵锵便找蒋勤勤写上陈建斌的名字,“看,这是我和爸爸的奖杯。”



谈及家庭生活,蒋勤勤总有不少的故事。生活里,她愿意将很多精力放在家人身上。


家里的一张桌子上,摆满了陈建斌买回来的各种电影影碟,他会根据一家四口的喜好,分好各自的片单。当然,一家四口也会有家庭时光,“比如像《汽车总动员》,我们陪弟弟看了不下十几遍。”


她享受这样的生活, “我希望能留出更多时间发展自己,不怠慢每个角色,也不怠慢我的生活。”



和儿子一样,陈建斌永远会给她无限鼓励,“他经常会和我说,要趁着现在,多拍戏,他觉得我有这个能力。”只是每次,蒋勤勤看到一些跟自己人生价值观不太契合的东西,或者表达不太契合的东西,就会退掉。


而接下来,她和观众见面的电影,将是和易烊千玺合作的《小小的我》,“那绝对是另一个大家想象不到的妈妈。”


资讯评论

首页
资讯
电影解说
快看
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