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之争败给梁朝伟 49岁终于当上男主一夜爆火却直言不想红

来源: 美团电影人气: 9992023-11-15

图片

图片

冥冥之中,某种“科幻感”似乎一直萦绕在杨皓宇的人生路上。

它让这位做了二十多年“万金油”的黄金配角,被导演看到并第一次担纲主角,被观众注目并第一次提名金鸡,还因此成为全网心中的“科幻一番”。

人们道他是大器晚成,也希望未来他能走上大男主的康庄大道,但杨皓宇只是笑笑,“演主角和演配角都是一样的,演唐志军和其他角色我心态上没有任何的变化。演配角时有更多的精力把我那场戏搞好,我可以精雕细琢。”

图片

大器不晚成

I don't want red

今年金鸡奖提名名单一出来,杨皓宇便凭借《宇宙探索编辑部》中唐志军一角成功入围。

同时入围的还有梁朝伟和黄渤,但比起这两位大咖,不少网友却表示:这一次,我希望杨皓宇获奖。

虽然最终是梁朝伟拿奖,但在观众心中,杨皓宇早已成为自己心中的影帝。

图片

杨皓宇是谁?提起这个名字,想必很多网友都会在心中打个问号。

除了《宇宙探索编辑部》,他几乎没怎么演过男主角,可即便是不起眼的配角,在他的演绎下,似乎也总能格外吸引观众的注意。

《龙门镖局》里的诙谐风趣、前女友遍天下的镖头温良恭;

图片

《流浪地球》里胆小嘴贫,却会在关键时刻为队友牺牲的何连科;

图片

还有《雪中悍刀行》里劣马黄酒六千里的剑九黄,虽然戏份不多,但最后为武学剑道殉身的他却成为无数观众心中的意难平。

图片

如今提名金鸡奖,杨皓宇也逐渐进入到主流的视野里,媒体对他贴的标签是“大器晚成”,对此他却只是淡淡一句:

“我从来不是什么大器,也没有晚成,我只是作为一位表演者在快乐地从事我热爱的工作,也不是所有演员都希望自己红的。”

图片

图片

《宇宙探索编辑部》并不是杨皓宇第一次出演科幻电影出圈。

早在2019年《流浪地球》里的何连科和去年客串《独行月球》里的面试官,杨皓宇的精彩表演都引起了观众的关注,只是,在《宇宙探索编辑部》中作为重量级男主角,的确是第一次。

图片

说起来,杨皓宇与“科幻”的缘分也算不浅。

《宇宙探索编辑部》的导演孔大山,是郭帆拍《流浪地球》时的执行导演,唐志军这个角色,他原本打算让郭帆扮演。

写完第一稿剧本时,恰巧赶上《流浪地球》首映,他却被饰演何连科的杨皓宇吸引了。于是当郭帆问他男主角意向时,他直接说,杨皓宇。

“这就是我一直以来心目中的唐志军。”

图片

之后,他没和杨皓宇打招呼,悄悄买了他主演的话剧票,从北京来上海看他的戏,这让杨皓宇至今想来都非常感动,“我从艺这么多年,并没有那么多导演会花时间来了解我。”

事实上,孔大山也一直是杨皓宇仰慕已久的导演,他很早就看过导演学生时代那部短片《法制未来时》,当时不知主演就是导演自己,只觉得这种伪纪录片的表演方式非常自然,值得自己学习。

图片

拿到剧本的第一时间,杨皓宇瞬间懵了,“我以为是个话剧,竟然有这么多台词。”

可尽管被孔大山钦定为演唐志军的不二人选,当时的杨皓宇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自信,这是他第一次出演这种伪纪录片式的作品。

曾经,为了接近他心中喜爱的这种“温吞”的表演方式,他甚至主动在纪录片导演王兵拍《三姊妹》电时候要求去帮忙,表示自己不要片酬不用管饭,只要让他演一个角色就可以。

王兵导演却拒绝了他,说这种风格你演不了。

当时杨皓宇还不信,直到对方发给他一段《三姊妹》里的素材,他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演不了,“因为表演永远都是表演,但你要说生活,它永远是生活。”

图片

而这次演唐志军,对杨皓宇而言无异于一次剥皮抽骨。

演员表演下意识的技巧以及设计,已然成为他的肌肉记忆,但老唐不需要他留有太多的表演痕迹。

孔大山导演说,你不要设计,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在设计,这让杨皓宇一度自己觉得很灰心。

好在,他从导演日常讲戏的状态中得到了启发,逐渐找到了唐志军的真实状态。

图片

因为唐志军,杨皓宇第一次真正突破了自己,尽管拍摄的过程特别艰辛,剥离自己的过程也极其痛苦,老唐在荧幕上的呈现效果却是好的。

就连苛刻的观众都纷纷变成自来水,四处安利:他不是演的唐志军,他简直就是唐志军本人。

这种难得的夸赞让杨皓宇感到尤为幸福,“演员不能太舒服,因为你舒服,说明演来演去都还是自己,而人最难的就是改变自己。”

他和人开玩笑说,别的导演是要改变我的肉体,但是大山导演是要改造我的灵魂。

图片

图片

说起来,这种“科幻感”似乎一直萦绕在杨皓宇人生的每个重要节点之中。

他记忆中的童年,是在西南山区里被放养长大的,“小时候爸爸在勘探队工作,所以领着我在西南深山里各种跑。”

这跟唐志军的“探索”颇有相似之处。

直至8岁,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了,杨皓宇这才被远在上海的知青妈妈从西南大山带回上海。

上海的繁华弄堂,对于曾在山野奔跑的杨皓宇而言,意味着另一个“魔幻”的地方,商店很多,食物很精致,他花了很长时间才真正适应下来。

最难适应的,无疑是学校。入学第二天,杨皓宇就被请了家长,老师说自己教不了他,什么都不会不说,性格还顽皮。

好不容易读完那学期,老师又建议他留级再读一年,杨皓宇的学生时代,便是在这种极其不顺利的情况下开始的。

图片

读书成绩不如意,杨皓宇只拿到一张机电维修专业的录取通知书。技校毕业后,杨皓宇被分配到上海隧道公司,成为一线的维修工人。

拿着三四千的月薪和最好的福利待遇,放在90年代的中国,可以说能够活得相当滋润了,可杨皓宇却只觉得内心不快乐,“好像一辈子望到了头。”

他随后便向公司递交了辞呈,开始像唐志军一般执着地不停试错。为了生计他做过放碟员、跑菜员,直至一次偶然机会的眷顾,他从此将表演视为自己一生愿为之上下求索的事业。

原来他中间报了个表演班,原本只是想交朋友,第一次排话剧《商鞅》时,杨皓宇演一个士兵,表演老师指着他说:“你们看一下这个士兵,这个士兵是站得最像的一个士兵。

一句表扬,彻底改变了杨皓宇的人生轨迹,他决心去学表演,“要学,就学最好的。”于是他将目标定在上海最好电表演院校——上海戏剧学院。

居住在只有三四平方米的扶梯间,他一考就是三年,就像唐志军那样执着追求着自己的“外星梦”。

父母不理解他,甚至放狠话说“要是敢去就断绝关系”,旁人也觉得他脑袋有点不太正常,可杨皓宇却乐在其中。

接连尝试三次后,1997年,23岁的杨皓宇终于挨着上戏招生简章的最大年龄线迈进上戏,和冯绍峰、佟大为、严屹宽、杨蓉等演员成为同班同学。

在等待上戏录取通知时,他还在上海一家科幻主题的游乐场打工,名为“福禄贝尔科幻乐园”。让他印象很深的是,场馆里有一个巨大的训练器,把人丢里面会产生360度的各种旋转。

对杨皓宇来说,当时最大的快乐就是在里面拼命地被转,这样他就可以捡训练器掉落的硬币了。

彼时的杨皓宇还不知道,自己未来需要有多努力,才能捡到零零星星的表演机会。

回想起上戏读书时的状态,杨皓宇这样形容自己:“我永远处在尴尬与不尴尬的状况之中。”

考上上戏,不代表杨皓宇就能够得到家人的认可,那时,家中不愿为他出学费,杨皓宇甚至需要找朋友借钱交学费。

开始上课后,作为班里的大龄学生,他比其他人基本上要大个4岁,所以分组排练时,杨皓宇只能分到一些年长的角色。

可他也没能因此捞着“老大哥”的待遇,因为班长才是班里年纪最大的。

图片

加上他是“一个被社会浸染过的一个人”,而老师更希望考进来的学生是一张白纸,教什么就能吸收什么,而浸染过的白纸思想就很难改变。

那时候,上戏每学年会对专业考核不合格的学生做甄别退学处理,而杨皓宇大一时的所有作品老师都没通过,这让他对表演很长时间都没信心,每次回课都战战兢兢的。

直到大三,他演完一部叫《护照》电作品后,所有人都为他鼓掌,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摸到了表演的脉门。

那年,他成为班里第一个出去拍戏的人,而且是在电影《洋老板,女司机》中担纲男一号,之后还凭一部叫《色界》的小众影片拿了奖,可最后他却因为英语成绩没达标,没能顺利拿到毕业证书。

图片

好在他当年出演的一个鼓励中国女足的小品拿了奖,被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选上。自此之后,他便怀着对表演的热忱,在话剧的舞台上贡献了一个又一个精彩的表演。

2011年,他就凭借《我爱桃花》获得第21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最佳男配角。

这无疑是对他表演的一种认可,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却时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

同班同学相继在影视领域大放异彩,这让杨皓宇难免有些心理落差,但若问他有没有羡慕过谁,他坦言自己还没来得及羡慕,生活就汹涌而至了。

说到杨皓宇演员事业的转折点,可能是2012年他在电视剧《龙门镖局》中饰演了恭叔一角。

很多人也是因为这个角色开始认识他的。

杨皓宇接戏几乎来者不拒,甚至剧组给不给钱,吃不吃上饭,他也不在乎。只要能演戏,他都觉得很满足。

他说自己在上海最出名的时候,跟上海所有的副导演关系都是最好的,因为知道自己没有选择权,但哪怕空间有限,他也要对表演作出最好的诠释。

“你要相信我,你给我多大的角色,我能跟你演成什么样。只要你敢让我来,我就敢给你一个五彩斑斓的春天。”

事实上,他确实也做到了自己说出的话。

之所以能够演恭叔,是因为宁财神看到他在话剧《鹿鼎记》中的表演。

即便在张黎导演的电视剧《大清盐商》中戏份不多,演完之后,导演张黎和主演张嘉译却同时注意到了他。

图片

没多久,张嘉译找他演《白鹿原》里的冷先生,张黎则找他演了《武动乾坤》里的岩大师。

图片

图片

尽管只是小小的配角,杨皓宇却倾注了自己全部的能量,他深知自己如果哪个角色没有演好,可能都不会有后面的机会。

这样看来,杨皓宇对于每次机会的把握,就像唐志军不放过每个可以追踪外星人的线索一样。

冥冥之中,他似乎注定会与男主唐志军相遇。

图片

图片

杨皓宇曾在采访中坦言自己是个极其务实的人,总想得到外界的肯定,可以有个拿得出手的作品。

《宇宙探索编辑部》上映后,他形容自己像个投资方,会第一时间关注网友评价,实时监测票房,除了是因为这是自己毕业20多年后久违的男一号,更是因为这是他罕见的能带来艺术上的巨大成就感的角色。

在演唐志军之前,他很少思考宇宙、诗歌、人存在的意义,可在演完唐志军之后,他看待世界的角度都宽泛了。

当然,哪怕49岁了,他也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偷着乐,觉得自己的表现被观众认可,但更多的是一个更激励自己的作用。

“我也不会因为拿奖了,更松懈了,反而要小心翼翼去对待每一场戏,最起码自己得比原来好吧。”

这种对表演的热忱,似乎为他换来了今年表演事业上井喷式的爆发,《兰闺喜事》《骄阳伴我》《我本是高山》《非凡医者》中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图片

偶尔走在路上,也开始有路人认出他,但大家脱口而出的,多是他角色里的名字,杨皓宇也非常享受这种“藏”在角色背后的感觉。

比起红,他更在意的显然是自己依然在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即使跑龙套他都是满足的,因为这才是他心中的理想生活。

“我倒希望大家不必记住我,只是记住这个角色,我觉得挺好的。”

图片


资讯评论

首页
资讯
电影解说
快看
直播